博客

感官世界·回家

下班了。我习惯于下班后在公司耗着,不为别的,只因无论是五点半走还是六点半走,到家的时间几乎是一样的。所以,为了不浪费那些个时间,我一般都会在七点半的时候才离开公司,在末班车到达之前抵达车站。好在公司晚走的不止我一个,大家都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。
晚上七点四十分,车站。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潮湿的味道,哦,今天阴天。一直待在办公室里,已经对外面环境的变化没什么感觉了。在这里站了约十分钟后,我要乘坐的公共汽车晃晃悠悠地驶了过来。
车上人不多,每个人都坐着,还有几个空座位,于是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。车开出几站地,坐在我右前方的一个女孩在那里摆弄着她的手机,过了一会儿居然用手机自带的扬声器放起歌来!好在歌曲不算难听,更没有人去阻止,结果,她整整放了一路……这种感觉似曾相识,仿佛我在乘坐的是小公共而不是大公共……
望出窗外,路面全湿,北四环下雨了,幸好不是很大,因为发现自己并未带伞……一股潮湿的空气从微开的窗缝涌入,吹在脸上,流入鼻腔,夹杂着浓重的尘土味,并非大雨过后的清新,感觉就像刚刚做完大扫除——暴土扬长……
下车,换乘。这次等的时间却长得很,估计高峰并未完全过去,四环以内比较堵吧。
这个车站位于繁华地带,明显有别于之前。嘈杂!两耳尽听皆是汽车轮胎压过潮湿的路面所产生的滋滋声、许多人闲聊时融合在一起发出的嗡嗡声、自行车的铃声、夹杂着汽车喇叭突然的鸣叫声……置身于这个喧嚣的都市,或多或少体会了某个人所说的“狰狞”……
一阵微风吹过,依然是那股暴土扬长,却还夹杂着些许烟味。不吸烟的我对烟的味道很是敏感,平时也会有意识的离吸烟之人远些。此时抬眼望去,上风处有个人正在吐着烟圈,说时迟那时快,这股青烟已经飘到面前,我的大脑立刻发出指令,使吸气的过程嘎然而止,同时迅速转身,总算躲过……
站在下风处无疑会将二手烟尽收肺里,于是信步前行,将此人置于我的下风之处。心中正暗自高兴,不料又是一阵微风袭来,这次不是烟的味道,而是另一种感觉——寒冷!哦,我今天只穿了一件短袖……挤到人群中固然会好些,可那“诱人”的烟味……只好于上风处与人群中游弋,双手互相磋着双臂,打游击。偶尔,会有些暖风吹过,但紧随其后的则是夹杂着汽油味儿的汽车尾气,我们吸入的空气正在升级……
终于,那辆被我望穿秋水的公共汽车缓缓地从立交桥下拐了过来,我差点儿有些热泪盈眶,于是径直向它奔去,那场景有如葛优在追自己被拖走的汽车时大喊“人在呢!人在呢!”的感觉……
上车了,人很多,费劲地挤向后门,暖和了的同时,大脑收到了鼻腔传回的信号,一股潮湿的霉味……坚持吧,就快到家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