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

正常到自己感觉很不正常

我的生物钟怒了!经过N长时间对我的意愿的绝对服从之后,它决定奋起反抗以挑战我意识的绝对权威!目前,它取得了暂时性的胜利。说是暂时性的,是因为我还没有最终确定是否认可它的反抗,使自己真正回归“正常”。
痛苦!差不多两个星期了,我一直处于被它折磨的状态。不管午夜12点或是凌晨3点睡觉,早上7点左右,我都会被它强制唤醒,而且一旦唤醒,则意识马上进入全面清醒状态,睡意全无,休想再次睡着!于是,我开始了一天又一天不知所措的生活……
怀念之前的日子!以前的作息时间和我所处的时区有大概6个小时左右的时差,除了需要去上班的日子,一般情况下会在下午两点钟左右起床,然后在凌晨3点左右睡去。这种作息时间已经持续了大概6年左右,我已经非常的适应。下午起床后,处理一些只能在白天才能处理的琐事,晚上吃过饭之后即可端坐于电脑前面开始我的工作。我的工作以写程序为主,需要处理很多逻辑性很强的问题,而我在工作的时候也最喜欢一个人安安静静的,不受其他环境因素的干扰。因此,晚上是我工作的最佳时间,思路很清晰时,可能会在一夜的时间写出上千行的代码,对我来说,已经算是“高产”了。而最令我欣慰的是我的睡眠系统,只要睡着,肯定是绝对的深度睡眠状态,传说中的雷打不动。从闭眼到睁眼之间意识全无,无任何梦境,保证8至10小时高质量的睡眠,使我能够轻易调整我的作息时间,在两个“时区”之间轻松切换。直到它发起了攻击……
虽然我的生物钟发起的战争摧毁了我“时区切换”的能力,使我只能处于“正常”的时区里,但庆幸的是它手下留情,保留了我的高质量睡眠系统。虽然时间降到了只有几个小时,还是能够保证我一天的正常活动,但到了晚上,我已经不太能像以前一样保持思维的清醒状态,“去睡觉”的指令一条又一条的袭来,我逐渐抵受不住这种“拒绝服务”攻击,开始逐渐被它征服,而我的思维好像也更倾向于这种征服……
“战争”仍在继续,我的“阵地”正在被慢慢蚕食,也许现在应该考虑的不是如何再次夺回已经失去的“阵地”,而是与它和平共处,在它建造的新世界里继续活下去……